欢迎您进入kok游戏平台有限公司

搜索关键词:  

当前位置:kok娱乐|kok游戏平台 > 新闻动态 > 公司新闻 >

组图:与非门乐队做客搜狐 坦言新碟尝试改变

文章出处:未知 人气:发表时间:2021-08-22

  各位搜狐网友大家下午好!今天作客搜狐嘉宾聊天室的是大家非常熟悉的与非门乐队。首先请与非门乐队和守候在电脑前的歌迷打一个招呼。

  主持人说:希望网友们把你们的问题,想说的话尽快打出来,与非门会直接跟大家沟通。这一次与非门到北京主要是推了他们第三张专机叫《11》。

  三少说:这是二进制里面的代表符号。01是1的意思,10在二进制里面是2个意思。11在二进制里面是3的意思。

  蒋凡说:其实这张专辑作为我们第三张专辑来说,我们自己希望和前两张有一些不同。我们在曲风上已经跳出了电子音乐的束缚。虽然我们这个节奏基础还是在电子音乐里面。但是我们会有很多民间音乐的元素在里面。比如说有第一首《梦碟》,就是一首江南小调曲风的东西。还有采纳马来西亚民谣的《歌唱》,这是我们和当地人民一起录制的采样。《风起云涌》蛮有武侠影片的画面感。做的时候也没有想到会有这种感觉。

  蒋凡说:这是我们自己做出来以后,也觉得挺好玩儿。我们一直在寻求突破。这个在我们不断摸索过程当中出来了。所以我们这张专辑在封面设计和我们的音乐关系。有一种复古的感觉。

  主持人说:大家知道与非门是非常棒的时尚电子音乐。这次除了电子音乐还尝试了一些改变,是什么促使你们做这种改变的?

  三少说:来源于我们对以前专辑地方的促进。当你做了很多一定是尝试做一些改变。所以我们这次做了新的曲风。

  阿庆说:我们现在的阶段审美观不一样了,会有新的作品加入。我们去年了国外,看了一下别人的音乐,给我们的影响很大。我们以前的音乐是不屑一顾的,就是没有把民音加在里面。这一年经过跟国外的交流和演出以后,觉得音乐很开放。可以把很多的东西融合在一起。只要感觉舒服就可以了。

  阿庆说:《梦碟》、《风起云涌》、《歌唱》,我觉得这就是一个顺序。还有《Happy New Year》,正在上榜。很多朋友听完了以后第一个感觉就是“你们也可以做这样的东西”这是我们特别想推荐给大家的。就是和以前不一样。这两个都是标志。

  蒋凡说:对。包括《声声慢》、《做的事》以及《一意孤行》。前两首都是和德国的音乐人一起做的。

  阿庆说:对。《声声慢》和《做的事》是和德国的音乐人做的。《梦碟》我们也做了一版,是《一意孤行》,和香港的音乐人梁翘柏一起做的。

  蒋凡说:其实《梦碟》,同样都是电子加民乐的结构。实际上两首歌的意境、差别很大。《梦碟》是有一点江南小调的感觉。而《一意孤行》是很民族大气的感觉。

  阿庆说:与非门是一个逻辑电路的符号,其实就是一个门。决定这个电路是封还是断,这个名字不是我们造出来的,是当初就有的。就是想体现自己的个性。因为与非门不是我们这里的三个人,是我和另外三个人,做重金属乐队。那个时候玩儿重金属和与非门没有关系,就是觉得这个很特别。乐队解散了,我们三个想重新做唱片。那个时候还没有乐队做一张唱片,我们就找蒋凡一起跟我们合作。

  阿庆说:对。虽然认识,但是还没有一起做过音乐。就跟她讲,白天上班,晚上录音。就做出来了《做的事》。

  阿庆说:当时想10个女孩子,叫做“十美图”。当时玩儿音乐的女孩子不是很多。我们选择蒋凡,是因为她声音好,性格也可以行得通。

  三少说:我觉得我们最近有一个城市概念,也是很好的,就是我们老板提出的,和十个国家的人一起合作。叫做“十全十美”。

  三少说:是想表达一种自我的状态。《做的事》是所有人的梦想。无论是怎样的断字,都是自己的梦想。我希望每个人都可以享受。

  主持人说:与非门最开始敢于这么讲,表达自己。与非门在歌词、歌名上都非常的讲究。包括《做的事》和《10乐园》以及《一意孤行》。

  阿庆说:其实我们分工不是明确的人。虽然我们也有分工,比如说我是制作人,蒋凡主要是唱歌。三少主要是词曲。传统的乐队就是吉他、贝斯、主唱等等。但是我们没有。我们以前走过摇滚乐队,觉得乐队人都了就比较麻烦,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意见。三个人组合在一起就比较容易平衡。这是我们当初决定人少的原因。另外,我们已经不再是简单的做,我们的作品也不是想表达反抗或者是愤怒、叛逆。只是想表述一些思想。

  三少说:音乐是需要允许有各种各样的音乐形式存在。愤怒是一种音乐情绪,但是音乐也有很多方面的情绪需要表达。我们表达的是优雅和犹豫。我们原来是很唯美和犹豫的。我们不需要表达愤怒的情绪。

  阿庆说:当然。你看北京一个城的乐队抵我们一个省的乐队。但是不觉得这是一个坏事吗?所有的乐队都在一起,有一个圈,互相窝里斗。在南方,乐队的成员都有自己的音乐。并且自己愿意玩儿音乐。那种玩儿音乐状况更纯粹一些,没有太多的目的。

  三少说:只不过我们刚好有机会把专辑交给发行公司去发行。南方很多的乐队其实有专辑,只是没有让北方人听到。有的时候,可能南方人更顾及家庭的感受。有可能父母的建议就放弃掉自己。

  主持人说:这个好像跟南北方的一些性格特点有关系。南方人比较内敛一些。有一段时间,包括90年代的时候,南方很多歌手都北上,到北京寻求一些发展。包括林依轮、王子鸣等等。你们没有想过当时来北京?

  阿庆说:其实我们做完第一张专辑之后我们来过北京,在这边呆了一个月左右。我们感觉广州是非常适合我们生存的地方。很安静,没有太多的纷纷扰扰。我们特别喜欢广州的平民,穿着短裤、上衣就可以上街。

  三少说:没有很多的约束。可以选择在南方生活,而且生活在什么样的城市,就会有什么样的灵感。我们的音乐之所以和北方的音乐不一样,是因为我们生活在南方。如果我们离开南方的话,我们音乐可能就跟北方一样。

  阿庆说:这就需要问你了怎么样才算是有成就感。一种是成名的成就感。一种是把自己CD做出来的成就感

  三少说:还有一种是完成自己的作品的时候。如果觉得自己写一首歌很好的话,我就很享受这种成就感。不需要别人夸我,我自己就知道写了一首好歌。

  蒋凡说:我觉得就是多听不同风格的音乐。吸取一些人家好的地方。为什么说经典的作品,好听的作品,大家一听都可以产生共鸣。我觉得这一点,是一个触觉敏感的地方。一个做音乐的人特别希望有这种感觉。

  三少说:还有脉络。我曾经看过一篇文章说国外的音乐杂志,他们把将近100万首西方的流行作品做一个统计,得出一条曲线,发觉所有好歌的曲线是一样的。就是旋律走向曲线。

  阿庆说:是在酒吧里面,听电子音乐来的感觉。大部分是他写一个旋律,小样放在我的电脑里,我就对这个小样进行修改。后面的事情他们基本上就不用管,我就是每天修改,找音色。音色也可以给自己灵感,每个音色都有自己的特点。然后再重新录一遍。就是这样,我们反反复复做这样的事情。

  现在在网上的网友可以大致分为南方网友和北方网友。感觉南方的网友对与非门的了解程度比北方网友多得多。是不是你们在北方的宣传弱一些呢?

  阿庆说:过完年我们一定会再来北京。我们公司有一个计划是安排我们去全国20个城市演出。侧重在北方。

  主持人说:北方的网友就有福了。达明一派里面就有一首歌《寂寞的人有福》。好像三少就比较喜欢他们。

  蒋凡说:可能电子音乐就是用来听的,不是用来唱的。我以前也有矛盾,我自己唱歌,也希望别人能够听和唱。

  蒋凡说:我们是想带出一种新的音乐东西给大家。打破大家以前听音乐的习惯。给大家不同音乐的感觉。我们也不会太在意我们的音乐是不是能够传唱。

  阿庆说:网络是一个特别好的东西。但是它也生产了太多太多的垃圾。它对音乐的传播很有好处。但是目前中国这种情况,其实它传播的大部分都是垃圾。这种情况不是我们能够控制的。我们只是作为自己把音乐做好。至于他们是什么样的音乐和我们没有太多的关系。他们起到最大的作用就是对于音乐的传播。现在在网络上有一种放大的规模,任何一句话可能就在网上起到很大的影响。所以这个问题需要研究,但是我们没有时间研究。这是社会学家需要研究的东西。

  网友:2004年最火的是刀郎,当时很多人站出来说刀郎的歌曲在传唱性上很顺,但是一些业内人士分析,他的旋律还有问题。但是他火的就一塌糊涂。这个很审美有关系吗?

  阿庆说:刀郎是我的偶像。开始我也觉得这是什么玩艺。但这是他做的最真情的音乐,他喜欢的这种真情音乐也受到了大众的喜欢。其实Beyond在某种程度来说也是刀郎。

  阿庆说:可能我们追求的方向有一点偏移。当然出现刀郎可以让我们思考一下,你是追求一种东西,还是一味追求一种东西。应该稍微往回走一点。现在大部分都是追求音质的东西。

  阿庆说:据我了解,刀郎去找别的唱片公司,没有一家跟他签约。都觉得他没有市场。也就是说,刀郎自己本身也不是从市场出发来做音乐,只是用自己很真诚的东西做音乐。所以他是我们应该研究的一个现象。

  三少说:我们在新加坡、马来西亚、香港都碰到这个问题。发片时间一样,在市面上宣传的时间也差不多。这个问题我们已经回答很多遍了。

  三少说:还是比呀。其实在香港和新加坡,他们问的是飞儿,并不是我们。因为我们比他们发片早一些。

  三少说:这个情况正在缩小。其实我们很多国外音乐朋友并不觉得我们的音乐和他们差距很大。包括Beyond的制作人,他们都不会觉得有这种感觉。

  阿庆说:对。比如说南方乐队,我挺喜欢沼泽,有一些犹豫和唯美在里面。虽然他们有一些偏北方的燥。

  蒋凡说:是。我们三个人当中我是一直有追求的。他们两个是正好碰到我了,我就慢慢把他们带上这条路。

  阿庆说:我看了一个单子,国外的音乐来内地演出需要什么,白毛巾放在哪里,需要什么浴室等等,都很详细。

  主持人说:去年惠特尼?休斯顿来北京的时候,她也是不喜欢吹空调,就吹风扇。很多媒体都说她说耍大牌。

  阿庆说:我们有手提电脑,还有吉他和键盘。吉他就是传统的音色。键盘是弹一些古怪的音乐。我们尽量会做到多轨。

  蒋凡说:他说的意思是,一个传统的乐队就是摇滚、鼓、吉他,几大件的样子。其实做音乐可以有很多种形式。有的是一个人自己全部完成。有的就是两个人、三个人甚至更多人。

  三少说:我们是三个热爱的人,想做我们的音乐,就组成了这样一个乐队,用什么样的方式都不要紧,我们就是希望做好自己的音乐。

  主持人说:我记得有一个艺人到我们这里来访谈的时候,他说好的成熟乐团应该是百花齐放。我们现在更多的充斥就是流行。

  阿庆说:其实很简单,你把现在所谓的歌,拿出来听一下。哪首歌可以真正听下去,说实在的现在的音乐制作水平真的不高。如果音乐不是真诚的做,是没有用的。做什么都没有用。

  蒋凡说:不同年龄层的人他们需要的东西不同。我刚开始听流行音乐和摇滚的时候,我自己也很不明白。为什么听摇滚的人对流行音乐一点都接受不了。现在我们慢慢听得很多了,就觉得这是一个很自然的发展。自己有了追求以后,不管是听音乐、欣赏音乐还是做音乐,只要有追求,就会不断寻找新的东西。如果只满足现在的流行歌曲,那么市场上现在充斥的就是这样的歌曲。因为音乐对于很多人来说这只是一种娱乐。

  主持人说:一个小时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。今天和与非门聊了很多关于他们音乐的事情,还有这张新专辑《11》。希望大家继续支持与非门这张新专辑。因为他们有很多的变化,和之前的与非门不太一样。在最后的时间里希望与非门乐队几位成员和网友再总结几句。

  蒋凡说:今天的会开到这儿,成功。希望有更多的朋友,能够有机会听到我们这张新的专辑。如果你喜欢的话,不妨介绍给你的朋友,来听一听。

  三少说:与非门作为一个乐坛新人,从第一张专辑开始,这是他们正式发行第一张新专辑。我们重新换了一个风格,还是一个乐坛新人。《11》重新开始。

  主持人说:这张新专辑里面有一个《Happy New Year》,我们祝所有的网友新年快乐!祝与非门在新的一年里越走越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