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进入kok游戏平台有限公司

搜索关键词:   产品  as  产品

当前位置:kok娱乐|kok游戏平台 > 新闻动态 > 行业动态 >

“三体”登岛 有点魔幻

文章出处:未知 人气:发表时间:2021-11-01

  韩潇然把反戴的NY帽子又向后面甩了甩,“无意有意的原因都有,总之不可思议。”谈起她和两位河北老乡到后海创业,“90后”姑娘的调皮不经意露出眉梢。

  正是下午两点,阳光大热,全神贯注投射到狭仄的藤海二巷。这个时间,“蓝岛户外”里的顾客还不多。任彦博说,到了黄昏去皇后湾的游客才会涨潮。

  另一位合伙人杨文正,彼时正在飞往石家庄正定国际机场的航班上——这是他来海南5年以来,第一次回老家。

  天上飞的地下跑的,跟门店开张前比,三个先后登岛青年的那颗心暂时结束半悬状态,因为短短几个月,后海的游客数量并没有忽上忽下,春节之后他们的营业额反而更高了。

  “90后”韩潇然,1982年出生的任彦博,都有过在欧洲或留学或工作的经历。他们与杨文正聚于三亚,缘于2020年新冠疫情暴发。

  任彦博从事的也非本门。他有亲戚在欧洲做贸易,去玩了一圈,发现那里的民宿、私人酒庄“非常带感”,就势在那边考了导游证,做起了东欧定制旅游,边逛边赚钱。

  相同的是,他们去年分头来到三亚过春节,随即被疫情“留”在这里,一动不能动。得知韩潇然也在,任彦博问她,“最近干嘛呢,要不一起找点事做做?”

  跟着他在北京打工、创业,冬天她要穿加厚棉衣棉裤,裹成熊,也是度日如年。实在寒冷难耐,她跟他说,买一张机票吧,去一个温暖的地方。

  落地三亚那天是2016年3月8日,国际妇女节。其后每年此时,一家人都要“隆重庆祝”,这是他们的“登岛节”。

  自到三亚,不但“冷”的问题没有了,夫妻俩“睡不够”的问题也迎刃而解,“负氧离子含量高的原因吧,在北京总觉得睡不醒,在这里五六个小时就能睡饱。”

  既然都不理想,不如换个角度,先寻找适合创业的地点。什么地点呢?在三亚,必须跟海有关系吧?未来发展潜力同样重要,二者缺一不可。

  回头复盘:三亚湾、亚龙湾,商业气息足够浓烈,业态繁杂到针插不入;马岭、博后,居民生活区体量不大,支撑点少,距离周边景区还有一段距离……

  任彦博说,后海偏隅于呈上升态势的海棠湾,又守着蜈支洲岛这个大景区,相当于守着一片“金滩银山”,自带引流功能;同时,游客群体呈现“年轻态”,无论是海边冲浪还是乐居民宿,有了这群消费主体支撑,潜力无穷;还有一点,小村庄保持着海南本土特色,人、物、事,难得纯粹。

  目标地点确定后,三个人没有盲目上马,详细考察的任务交给了杨文正这个“三亚人”。毕竟,他已在这里生活5年,一家人的户口也早落于此。

  清晨5点,上午8点,中午12点,黄昏6点,他分别到海边和小巷,看看后海的人在做什么,游客在做什么;下午、晚上直至半夜,再挑不同时段去观察。

  “天刚刚亮,夕阳入海之前,但凡有一点天光,就有人在海里,在浪里。”在杨文正的视线内,后海的“热闹”和活力是全天候的。“下雨的时候,我特地到海边,人也不少。游客说正好,雨天不晒。”

  除了这些,杨文正细致到研究当地人文历史。比如后海商圈,有杨氏、李氏和梁氏“三大家族”;他在短时间内和当地人打成一片,得知看着风平浪静的时候,皇后湾会突然涌起三道浪,俗称“鬼浪”,是能把渔船打翻的;比如,以前那座山可以登上去,上面有个灯塔,视角特别好,海棠湾、皇后湾、渔村、蜈支洲岛,一览无遗。

  去年春节前后,她应邀到后海玩耍,拖了一块冲浪板下水,自此玩上了瘾。她的想法是“做户外”,跟年轻人在一起。

  当时的情况是,疫情把人们憋在家里良久,正需要一个“发泄”的出口。而在此之前,关于后海户外运动的视频,在社交媒体上给予宅男宅女们相当强烈的力——原来在中国,在海南,还有这样一个地方,可以恣意纵情。

  他们谈过一个店面,但距离大海有点远,位置不理想,算“二线”,便放弃了。但除此之外,再没看见有转让的。那些曾因疫情闲置着的、大大小小、形形色色的店面好像突然间自街巷里长出来,挤满了后海的每一个角落。

  眼尖的杨文正发现藤海二巷一间民房突然贴出“此楼出租”。赶紧拨通电话,听讯后的房主马上下楼,没和几个人进一步洽谈,却把招租告示撕了下去。

  “不想出租了。”房东的心意突变,让三人懵了头脑。出于礼貌,房东解释了理由,他的考虑是,家里也不差这些钱,房子租出去又是装修又是改造,操心。

  中秋节前,杨文正收到了家乡寄来的月饼。他寻思相逢即是缘,买卖不成仁义在,“也有最后试试的想法”,专程从市区开车到后海,将这份“土味食品”送给房东。

  是多轮遴选的结果。蓝是大海的颜色,岛是海岛,听到这个名字就能浮想联翩。韩潇然说,蓝色还代表着静谧和舒适,希望它能成为年轻人在岛上游娱休憩的港湾。

  走过天涯区马岭社区的时候,那股熟悉的圣托里尼风格让韩潇然眼前一亮:白墙蓝顶、马赛克拼贴、原木与石块,明亮、纯净、优雅,面朝大海,与天空和海洋融为一体,好一幅海岛画图。

  从白底间蓝的墙面,到砖块砌成的吧台,从设计样式到购买材料到刷墙砌台,三人亲力亲为,“多几把刷子的事,人多效率高”。

  做过互联网的韩潇然负责线上推广,携程、飞猪、小红书、抖音、微博、小程序,能用到的平台都铺开;

  杨文正负责线下,这个他有“雄厚”的群众基础。去年疫情刚暴发那会,他见小区内不少人买菜吃力,报名当上志愿者,为其他业主运输生活物资,现在到处都是“熟人”。加上在三亚居住5年,积累了一些人脉,此刻都可以派上用场;

  任彦博“这把刷子”的能量就更玄乎了。去年出不了岛,他没闲着,给社区做团购,自己还做了一个小程序,小区居民得了方便美滋滋的,甚至得意地问附近超市:你们没团购小程序吧?连我们小区都有。

  北京的朋友提醒他,可以搞一个“直播节”。搞呗,就叫“三亚首届海南特产直播节”。最多的时候他开过12个直播间,将水果、珍珠、茶叶、椰子酒等列入其中。

  完事盘点码洋,成交了100多单,几万元钱还是有的。之所以没继续下去,是他有了“无力感”,“如果不是头部主播,销量怎样都不理想,这不是技术的问题。”

  所以任彦博并不甘心,“蓝岛”支起门面后,他的4人直播团队也没完全解散,最近一次做活动,是帮助海棠区政府做推广。

  ——凡此种种,任彦博觉得皆可为目前所用,起码直播账号攒了上百万粉丝,这是流量,就看怎样转化。

  除了潜水冲浪,任彦博同时瞄准了丛林穿越、沙滩露营以及帆船比赛。“海南有特色的东西太多太多了,就是缺少串连,以后我们要把它们做成套餐。”

  杨文正举了一个实例:前些天一个游客下水,上岸后发现戴在手上的结婚钻戒被冲掉了。她还说呢,平时撸下来都费劲,这也没多大浪啊,怎么就冲下去了呢。然后自嘲,真是海枯石烂了。

  韩潇然与任彦博选择留在三亚创业,疫情的因素肯定避不开,两个人还不约而同谈到同一缘由,既能看到如今的风口,还看得到日后层叠的浪尖。

  她说,既然是自贸港,证明有国家的政策导向在里面。政策好,来求发展的人就多,人多机会就多,自然会衍生巨量商业需求。“尤其是后海,别看现在还算风平浪静,那是在积蓄能量,以后一定会爆火。”

  韩潇然的根据是,网络上对于后海的不自觉宣传越来越多,小渔村已经出圈。再过一阵子,或许会诞生一个口号:玩雪去东北,玩水来后海。“当然不是北京那个后海,是三亚。”

  对于自贸港和政策,任彦博来三亚之前只是“隐约听到一些消息”。直到待了一整个春节假期,把自贸港横空出世的前前后后通学一遍,脑海里有了清晰的轮廓。

  他触摸到的海南和三亚,不缺好的产品,但外界并不了解。像椰子油、乳胶床垫这些,都是泰国的产品在抢风头,看着“心疼”。

  随着好的政策不断加码,本岛特产走出去只是时间问题。这正是他用3个月时间尝试直播带货的初衷。“大家都加把劲,事儿就成了。”

  杨文正来三亚后解决了“睡眠问题”,精力旺盛,浑身有使不完的劲。他步任彦博后尘,也注册了一家科技公司,但觉得太占用精力,暂时把精力都放在“蓝岛”这边。

  他不担心公司闲置,遇到适合的机会,它自然再次启动,也许会与“蓝岛”形成互联,“+时代”,许多事情都是相通的。

  从“人不留人天留人”,到几个月之内选址、开业,韩潇然、杨文正、任彦博的“三体”组合,充满“魔幻现实风”——三亚这地方,有一种独特的力量,让魔幻变成现实,让现实里充满魔幻。

  就连“蓝岛”聘用的咖啡师,也连呼“不可思议”。因为她来后海3个月,从冲浪“小白”进阶成抓浪“高手”,只是转瞬之间——

  “蓝岛”开门迎客之前,韩潇然、杨文正、任彦博三人写过详细的计划书,这个不止在白纸上随意涂抹那么简单,是基于认真观察、调查和走访后的判断。

  在他们的时间表里,“蓝岛”开业9个月要达到盈亏平衡,之后就是利润,前提是疫情不再大面积扩散。这是从商业模型的角度计算的数据,考虑到了成本和营收。

  现在看,前几个月平均有3万多元的营业额,到了3月下旬,这个数字已经超过4万元,比计划跑得快。

  与阿拉伯数字相比,他们更为看重的是后海乃至三亚、海南的发展势头,至少从人流量上说,春节过后不降反增,店里日均客流量可以稳定在七八十人次。租户外运动工具的,要求简单辅导的,喝咖啡的,不断。

  有没有意见不统一的时候?韩潇然说,肯定有,但目前没啥大事,以后估计会遇到类似情况,“谁负责那一块,谁来做总决定。”

  他们的出发点是“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”,像韩潇然在北京的公司,手底下100多号人,现在才7个。但管理的事全权交给任彦博,他是专业出身,当然值得信赖。

  杨文正也觉得这种“条块分割”并非生硬,而是更能明确岗位职责,每个人都有短期的小目标,万涓成水终究汇流成河,一起努力便是。

  好比任彦博时常走出“蓝岛”,坐在外面的塑料椅子上观察藤海二巷,每天都在发生什么,尽管它纤毫如毛细血管,并不明显。

  “之前这条巷子没什么玩的,晚上就关灯。现在你再看,年轻人来来往往,灯也亮了,不远处的沙滩上也开了清吧。”他数着种种悄然而至的变化。“春节过去了,依然有许多人来玩,蜈支洲岛那边几个停车场,全满。”

  韩潇然喜欢从内在因素看问题。“从创业的角度讲,我不喜欢自己认为的‘非正能量选项’。”之前一个朋友的娱乐项目找她入股,毫不犹豫地拒绝了。

  “我还是喜欢读书、健身类的。之前在北京,工作节奏快,每个人都紧张忙碌,照顾不好身体和心情,没有属于自己的生活。”她感慨三亚大环境的“舒适”,“所以要做健康的人和健康的事,才对得起这里的环境。”

  任彦博干事创业满满,因为有了这个平台,已经产生了很多合作的机会。“前面有个大楼在装修,他们要搞海上运动的项目,还计划做一个‘慕尼黑啤酒文化街’,向欧洲口味看齐,准备跟‘蓝岛’合作共同推广。”

  “据说他们的精酿啤酒要开发50多种口味,50多种。”任彦博特意加重语气,说这就是三亚和后海潜力和前景的体现——